<em id="kykwb"></em>
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1. <ol id="kykwb"></ol>
      <dd id="kykwb"></dd>
    2. <button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3. <em id="kykwb"></em>

      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
      <rp id="kykwb"><ruby id="kykwb"><input id="kykwb"></input></ruby></rp>
      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      <li id="kykwb"><object id="kykwb"></object></li>
      <legend id="kykwb"></legend>

      <dd id="kykwb"></dd>
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  <span id="kykwb"></span>

      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
      <button id="kykwb"></button><button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kykwb"></dd>
      <li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li>

    4. <rp id="kykwb"></rp>

      <progress id="kykwb"></progress>

        <li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<li id="kykwb"><tr id="kykwb"></tr></li>

      1. <dd id="kykwb"><track id="kykwb"></track></dd>
      2. 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
              <li id="kykwb"><tr id="kykwb"></tr></li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kykwb"><pre id="kykwb"></pre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1. <em id="kykwb"></em>
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kykwb"><pre id="kykwb"></pre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
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2. 
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kykwb"></dd>

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kykwb"><pre id="kykwb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2. <button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3.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kykwb"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kykwb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kykwb"><acronym id="kykwb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kykwb"></d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object id="kykwb"><input id="kykwb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kykwb"></rp><tbody id="kykwb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玩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昆明邓世水 [文集]2019年08月26日原创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我,写诗纯粹是好玩。年青时发表过短篇小说《作为》,后又在单位,每逢节日出刊,写点诗,别人见面都这么叫我‘诗人’。是讥,是赞,是笑,我从不放在心上。如今,互联网QQ要取个虚拟的网名,既然虚拟,那就‘诗人’好了。我不喜欢怪怪的名,我一生只喜欢我喜欢的,不愿屈己,我只上过函大中文系,四年中还有一年不及格呢,那时特贪玩,反正将来不靠写文吃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当过工人,科长,那年月突然不发工资,没有活干,说是并了,散了。我也就稀里糊涂的离开了。之前,我还去了部队几年,洗旧了军衣,啃了干粮,后又发回了老地方。当时我还真迷惘,想去当个农民吧,可祖辈没有给我留下一块赖以生存的田地,一个菜园子也没有。于是,人人下海、下海(其实是失业),说是海里有金子,闪闪发光,海里有新奇,蕴藏着无限的宝藏,诱惑着那个年代多少人的梦想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以为然,许多好赚钱的行业,上面都垄了;有关系的都富了。我没有关系。人家摸到的是金子,我摸到的尽是石头。几度春秋几度愁,如今,石头也开始唱小曲了,我也有事干了。某天开通了QQ空间,在里面写个诗玩玩。可没有命题呀,于是,每天加十来个网友,不足一个月就达上限了。特别是女士的网名,太符合诗意了,于是以网名为题写诗。可太多的人不理解呀,以为我拥有很多红颜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哭笑不得,对我来说,那只是诗的命题,除此一无所知其人。我从不聊天,不视频。号称‘百写不厌’,我做到了,一年下来,写了百十来篇诗作,平均几天一篇。一边写作,一边看着别人,发现了一个秘密:诗,已然改变了模样。所举荐的上榜的大部分现代诗,在写肋骨、野兽、饿死鬼、鼠眼、切菜、甚至女人的身体,如厕也有。诗,为什么要这么写呢?那不是诗风日下,人心不古吗?真善美何在?我茫然了,去过几个城市书店查找新诗无果,有的也只是汪国真,舒婷,台港刘墉,三毛,这些我早都看过了。眼睛一亮的还真没有找到。于是每期必看发行量之大的《读者》,每每几首,除了小日本和其他国家诗人写的诗,还有零星的本国不知何方人士写作的,再就是那个早已卧轨自杀的诗人海子,还有一天最高写作八十四篇求爱诗而后又杀了出墙妻子的诗人顾城。当然还有来自海外歌词之风。我大悟:现代诗个中的‘现代’,终于找到了答案。我开始后悔写诗了,就作为一个网络写手,非得要把好端端的名词、动词、形容词,撕破来乱放在身体的某个部位,这才叫深奥,去它的吧。这实在是有违朱光潜美学家的教诲。我不全盘否认,撕了再放。但的确,美不是那么回事。我以为诗不是无病呻吟,制造忽悠。深沉可嘉,忧唱感人,浪漫有趣,含蓄唯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生活里每个人都是诗人。我去世的母亲也是,虽然她斗大的字不识一箩。可小时候,我就听她说过:“天光不起,困也不多时”。叫人不要误了好时光,简单好懂,含蓄富有哲理,也美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说,从鲁迅的甘为孺子牛的白话文开创,就有徐志摩的再别康桥,沫若先生的女神,郁达夫的不愿情多累美人,还有王国维、巴金、丁玲、艾青,到十年文革结束后,七六年中国的文艺复兴‘伤痕’文学,产生了孔捷生、张洁等一大批优秀文人,又到八七年舒婷《致橡树》,那首绝美的好诗出现,还有汪国真诗集里几篇不错的好诗后就歇菜了。他们都停下手中的笔,想什么呢?是伤心吗?我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华文库五万多首唐诗,到了北宋、南宋,诗词堪称登峰造极了。与辛弃疾为代表的豪放派书写了一代爱国热忱,抨击了社会的腐朽与黑暗,鼓励男儿战场杀敌报国之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易安居士李清照的婉约派影响了一代文人骚客,风花雪月,写离别、写情、写莺歌燕舞、写亭楼阁榭、写美酒、写闲愁。这里当提到以诗换酒、以酒当歌的风流才子柳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易安女士也是酒量惊人,丈夫赵明城做官吏,远征在外,她除了写情诗、喝酒,还聚众赌博,甚至在逃亡的路上也不忘了带着赌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有陆游,他一生写过九千六百多首诗词,当之为华夏第一高产诗人。他时而豪放不已,时而婉约儿女情长,时而田园雅静,风流倜傥,可谓有血有肉,他和表妹唐婉著名的《钗头凤》,足可谓绝世之作了,无可比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及后来元曲明清一直难以逾越,就连皇室后裔真公子哥纳兰胜德也拼命的写呀写,写了那么多,就一个字,我给他慨括,那叫‘悲’。因为我从末读到过他快乐的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说诗都这样,人家那样,现在又这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实在茫然不知所措,上哪儿请教高人指点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诗,这鸟语。我既爱又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我仍不舍,总在诗里迂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必读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竟彩网_竞彩网比分直播-中国竞彩网欢迎您